上回提到《【姐妹淘心話】老外跟你想得不一樣》,那到底是有多不一樣。

以前我對老外的幻想,跟一般少女一樣。心底最崇拜且愛戀的形象,是時尚電視影集『慾望少女』裡的『大人物』,他出現時永遠坐在黑頭車裡,紳士般地來接公主一起去約會。

不論是公主是遇到工作上的挫折,或是感情上的挫敗,當公主在紐約街頭哭泣時,黑頭馬車總是恰恰好地出現在街角,成為最忠實的避風港。我記得最浪漫的一幕,是大人物和女主角凱莉一同坐著馬車,在紐約中央公園浪漫約會,這童話故事的現代版,輕而易舉地融化了每顆少女心。

想起今年四月去傑斯珀國家公園(Jasper National park)時,竟然就被我看到一頭馬車。在洛磯山脈這樣景色宜人、青山綠水的國家公園中,出現這樣如此可愛一般的小馬車,擺明是來騙少女的錢吧!

我先拿起相機猛拍,還把照片與我男人分享,奢望著我也能在傑斯珀國家公園有浪漫馬車之旅。我男人撇嘴回我:『歐~ 很可愛。但我想你應該不會對童話少女的東西感興趣吧!?』然後漠然地將眼神飄向遠方,大步邁向前方。

我當然知道不是每個男人都懂浪漫,老外男人也是,更讓人幻想破滅的是:也不是每個老外都整天穿西裝打領帶、有司機、網路創業、玩創投,過著住豪宅、品好酒、用精品、跑夜店、打高爾夫的白領貴族生活。

或許在紐約或洛杉磯這些一線大都市中,這類的老外很多。但想要遇到這種老外的首要條件,我想自己本身也要有三兩三:外國學歷和流利英文是基本配備,身材姣好、年輕貌美也不可少,還要能隨時蹬著高跟鞋,在馬路上奔跑,出沒在各大名流晚宴。

但這種老外的上流豪門社會,可遇不可求。不要幻想自己會遇到大老闆後麻雀變鳳凰,從小職員搖身一變,成為豪門媳婦,這種一步登天的劇情,真的只會出現在偶像劇裡。

在都市裡,你可能遇到的是一般的上班族,這些小白領也會整天苦惱買不起房價過高的房子;而看起來還算優渥的薪水,卻因為汽油、所得稅、通貨膨脹等而顯得不夠優渥。在大都市的生活就是如此,到哪都有類似的問題。

出了這些大都市後,市井小民的生活就又是另一種景象:在北美,農民漁牧礦各行各業都需要人才,藍領多於白領的都市比比皆是,行行都有可能出狀元。渾身髒兮兮的老外,也很可能過得比西裝筆挺的白領,更加舒適快活。這就如同許多住在大台北的白領上班族,心裡都明白自己的年薪,可能沒有高雄一個螺絲工廠職員的年薪多。

還有,在台灣,招牌掉下來砸到的是碩士生,在北美可不是這樣,可能只會砸到高中生。老外沒有『萬般皆下品、唯有讀書高』的觀念,能念到collegeuniversity都算是不錯,念書更不代表有工作能力,更無論經濟能力。

就老外的觀念,念書跟 工作技能就是兩回事,所以常會看到博士生開計程車、開餐館、或是藍領靠勞力工作,賺近大把鈔票的案例。所以當你在國外,你可能會遇到

1. 看起來帥氣英挺的白領,但扣掉生活物價差異之後,可得的生活品質跟台灣的生活其實差異不遠。讓你感嘆:『這世間的繁華,原來都只是假像。』

2. 傑出藍領水電工人,整天髒兮兮看起來很窮,但人家賺的錢是你的很多倍,不禁訝異:『認真念書,不如好好鍛鍊身體。』

3. 學歷高的博士,但整天研究學問,對於汲汲營營賺錢不感興趣,寧願去星巴克當收銀員,這樣才有時間好好專心做研究,讓你感傷:『原來太愛念書,也會帶來麻煩。』

4. 學歷低但賺大錢,但 easy money, easy go,賺錢容易花錢快。更麻煩的是,他從來就不想upgrade自己,更別說規劃未來,你可能會感傷跟他:『話不投機半句多』

光白領藍領、學歷高低,組合出各式各樣奇妙的組合差異,就足夠產生文化與認知上的衝擊,更別提還有宗教信仰、種族偏見等變動因素。再者,東西方許多根深蒂固的觀念,是『根本上』的背道而馳。也因此,老外王子很可能和你原本心中的王子相差甚遠。而在真正遇到這些差異之前,真的很難斷定自己是否能接受這些差異。

一開始愛情讓人昏頭,會高估自己對這些差異的包容性,在冷靜後才發現,原來自己還是會被自己故有的文化思想所控制。即使自己能接受,不代表家人也能接受,你的父母也會用同樣一套東方標準去審視對方。

包容與磨合雙方的差異,本就是愛情裡一門很大的功課,任何一段關係都是如此。在異國戀情中這種差異的衝擊更是家常便飯,只能用open-minded的態度去面對,放下自己從小到大既有的價值觀,更不能有想去改變另外一個人的念頭,因為這些不同已經存在於對方基因裡,除了接受與包容,別無他法。

『不一樣』一開始新鮮有趣,愛上了才發現『不一樣就是不一樣』。然後一切都為時已晚。

 

延伸閱讀:【姊妹掏心話】系列

 

 

 

, ,
創作者介紹

楓糖地瓜

楓糖地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